lørdag, august 20, 2005

莲花楼,中国菜?--

在Aarhus市里闲逛,偶尔会看到己家标着汉字的餐馆招牌,静说比较有名的有几家,‘长城餐馆’在火车站正门口,‘龙餐馆’在有名的饮食一条街上,这两家都是属于位置较好的,所以生意自然不错。我曾经在龙餐馆后门卖chinese box的路边小站,游人和食客络绎不绝。所谓的chinese box其实非常简单,一点炒饭或者炒面,外加两根小春卷,还有其它一点小菜,不过我们不屑一顾的所谓chinese box在当地人或者游客嘴里倒是嚼得不亦乐乎。还有一家叫莲花楼的,位置相对比较偏僻,静说可以去尝试着品尝一下这里的中国菜,她说也许我是想吃中餐了。莲花楼就在离Domkikre大教堂不远的步行街尽头,四周环境安静幽雅,行人不多。想来来这里吃的要不就是熟客要不就是慕名而来。静说这家店已经开了很多年了,想来也该是盛名已久。
我们选择的是自助餐,不过我挑的是冰激凌自助餐。想来该放开肚子吃,何况是久违的中国菜。不过也许是还没有到正式晚饭的时间吧,可供选择的食品并不是很多。在国内吃过西式的自助餐,对于中式的自助餐如何自助确实没有概念。静告诉我其实就是呢自己选择要炒的肉和蔬菜,然后由厨师帮你炒好,当然炒也有很多种可供选择,特别是加不同的调料。现场的炒锅前会有几种配料可供不同口味的客人选择,有姜蒜,咖哩,辣椒,甜辣等。自己在家炒菜的时候经常还会捉摸荤素色彩搭配,在这里也是。
我选好了几样蔬菜和牛肉,用汉语告诉貌似同胞的厨师我的炒菜配料,不过他却表现出一种不知所以然的样子,原来只是相貌相似而已。静说也许是这里土生土长的越南人,这里很多中餐馆都是å聘用越南人做厨师或者服务员。原来这些越南人也还是越战争的产物。美国撤离越南后,把几万越南难民分配给了欧洲的兄弟国家,这些越南人也就此开始定居在异国他乡。在丹麦还有不少中餐馆是越南人开的,我们在Skanderborg就遇到一家。不过莲花楼的老板应该是中国的广东人。我们在就餐其间。来吃饭的人逐渐多了,大厅里热闹起来,老板兴高采烈地到处招呼,不过我们除外。
炒菜味道不好,太咸。记得老王回国后说自己吃得也比以前咸,想来丹麦的气候也该是需要人增加盐份吸收的。所谓的中国菜不仅从形式上,也许已经从本质上被改变了。我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个美食家的说法:饮食作为文化的物质层面,对应着精神生活里非理性的民族情感。形而上学的精神解释,对于饮食来说。物质层面的形式剥离和改变,难道就会意味着精神生活里情感的背弃?我很怀疑,还好有一个定语叫做非理性的。不过,说实在话,我在这里吃饭的时候是绝对没有让如此高尚的情感堕落在我的唇齿之间的。何况,即使我能够在短期之内迅速接受了当地容易肥大壮牌的饮食习惯,也并不意味着我能够即刻融入这个社会而离开了赖以生存的文化根基。只是在遥远的异乡被自己钟爱的家乡菜戏弄了一番,心里还真不是滋味。